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秦家太舒服了?

關中老人 / 著 投票 加入書簽

戀上你看書網 www.bourg-immo.com,最快更新最強逆襲最新章節!

    第一千零五十四章秦家太舒服了?

    秦長安的手腕那可是翻云覆雨,不然這么幾年就能讓長安系發展到如此龐然大物的級別?長安系可謂是用了幾年時間,就走了其他資本集團幾十年才能走完的路,不知道有多少人盯著長安系呢。

    可是秦長安倒了以后,這秦家卻沒想到又出來一個秦升。

    何勇以前確實有些輕視秦升這個所謂的秦家唯一繼承人,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的野種,秦長安就認作了兒子,別人把秦升當回事,他可不會當回事,反正秦長安不在了,管你秦升到底什么身份,也不過是個乳臭未干的毛頭小伙。

    因此,何勇那個時候才會如此肆無忌憚的背叛秦家,除過有六叔龍老在背后撐腰,最重要的還是瞧不起秦升。

    可是越來越多的事情讓何勇覺得秦升很不簡單,首先就是秦升在秦長安入獄以后能撐得住秦家,不至于讓秦家徹底崩盤了。其次就是他能長袖善舞的穩住大多數人,更讓其中不少人相信他,還能跟六叔那邊你來我往。最后就是,秦升完美的解決了秦家的問題,不僅讓秦家順利退出長安系,更是能跟宋家那女人訂婚,這已經不是簡單的本事了。

    再到現在,秦升到了深圳沒多久,就用一系列強勢的手腕將他死死的按住,沒有任何翻身的機會。

    至此,何勇是再也不敢輕視秦升了,可惜這個時候已經為時已晚。

    現在何勇來求秦升饒了他,給他一條生路,因為他已經無路可走了,不然誰愿意低聲下氣的來求一個年輕人,畢竟他已經年過半百了,不要面子不要尊嚴么?可真是為了面子和尊嚴,他才得來求秦升。

    何勇也想過,秦家不會這么輕易的饒了他,肯定會獅子大張口的談條件,何勇心里也有準備,同時自然也有自己的底線,只是還是小看了秦升小看了秦家,這哪里是獅子大張口啊,這是鯨魚大張口啊。

    這等于他幾十年都在給秦家打工啊,好不容易獲得的這些成就,全部都要重新送給秦家,秦家不要要拿走本屬于秦家的東西,還要從他這里要利息,這哪里是利息啊,完全就是高利貸。

    可是如果不答應,似乎只剩下死路一條了。

    “少爺,您這有點太狠了”何勇硬著頭皮回道,他真不知道這是秦升的意思還是秦家的意思。

    秦升不以為然的說道“何叔,這能怪誰呢,還不是怪您啊,當初您要是聰明點,哪有今天這些瑣事啊,你看看上海的包凡,活的多么滋潤啊,如今更是快要成為秦家新公司的古股東兼董事了,秦家給過你機會了,只是你沒有珍惜而已,這就不能怪秦家了”

    何勇繼續求饒道“少爺,我真的錯了,都怪太貪心了,您再給我一次機會吧,我一定不會背叛秦家的”

    現在說這些有用么?當然沒有用,如果犯罪可以被原諒,那要法律干什么呢?

    所以秦升冷哼道“何叔,你也完全可以拒絕么,你在深圳可是土皇帝啊,人脈資源那么強大的,保不準還能翻盤呢,到時候或許就是我去求你了”

    何勇哪敢接這話,他只能哀求道“少爺,我們能不能再商量商量?”

    所謂的幾個條件,前兩個其實很容易辦到,比如徹底退出秦家,這個本就是應該的,至于吐出這些年從秦家吃的,這個也沒問題,誰知道他到底吃了多少,只要秦家能查出來的,他全部吐出去就行了,這個都是他掌控主動權。

    可是最后一條,他那邊的公司,秦家要百分之六十的股份,這特么不是明搶么?

    他所有的資產其實都在自己那邊的公司,秦家直接就要百分之六十,而他只剩下百分之四十,他還活不活了?

    “何叔,你說怎么商量?”秦升好笑道。

    何勇咬牙道“前兩個我都答應辦到,可最后一個秦家要我百分之六十的股份,這實在有些強人所難,你也知道我那公司的股份還有其他人的,也不是我說了算的,如果秦家拿走了百分之六十,我幾乎什么都沒有了,這還不如殺了我呢”

    “那我就殺了你,怎么樣?”秦升看似開玩笑道。

    何勇繼續討價還價道“少爺,百分之四十行不行?我可以給秦家百分之四十”

    這是何勇的底線,他剛才已經大概算計了,如果只給秦家百分之四十的話,他就還有機會翻身,外加他投資的那些不動產,這些足以讓他繼續在深圳打拼了,以他這些年積攢的人脈,遲早還會站起來的。

    “百分之五十”秦升倒也沒直接逼死何勇,也知道不可能讓何勇直接答應,他只能慢慢跟何勇斗智斗勇了。

    何勇覺得百分之五十還是太多了,他堅持道“少爺,百分之四十,不能再多了”

    “百分之四十五,這是我的底線,如果你不答應,那我就當你拒絕了,咱們到時候看結果”秦升再次讓步道,其實秦家的底線也是百分之四十,能拿到百分之四十,秦家已經賺了不少了,既然如此那就可以讓步,不然要的太多何勇肯定不答應的。

    “百分之四十五?”何勇喃喃自語道“我再想想”

    “你可以慢慢想,我給你足夠的時間,等你想好了再回復我”秦升蠻不在乎道。

    看來今天肯定是談不成了,何勇只能再想想辦法了,所以他起身道“少爺,你讓我回去好好想想,我想好了再給你打電話”

    “何叔慢走,不送”秦升笑瞇瞇道。

    何勇有些艱難的起身,這里他是一秒都不想待,今天算是見識到了秦升的手腕,現在他相信這是秦長安的兒子了,不然從哪學的秦長安的手腕,秦長安在商場上就是如此的兇狠,絕不給對手任何機會。

    現在,秦升也不給他機會。

    何勇告辭離開,他就這么走了。

    當何勇出來的時候,段凱看見他垂頭喪氣的樣子就知道談的不怎么樣,他也不敢多問什么,只得連忙跟著何勇的步伐離開。

    離開酒店上車以后,何勇終于忍不出發泄,破口大罵道“草特么的秦家,草特么的秦升,特么想錢是不是想瘋了,想要我公司百分之四十五的股份,特么的怎么不去搶銀行啊?”

    “什么?老哥,秦家想要你百分之四十五的股份?他們是不是瘋了,秦家也不缺錢啊”段凱很是詫異道。

    何勇冷笑

    道“秦家是不缺錢,可是秦家要的是面子,我先前背叛了秦家跟著外人對抗秦家,所以他們這次才會這么狠”

    這會的何勇自然再也沒有在秦升面前的卑微,這會的他才是真實的何勇,自負又傲慢的何勇,誰都瞧不上的何勇,這些秦升自然也都知道,他也不在乎何勇到底什么樣子。

    段凱擔心道“老哥,那我們怎么辦?答應還是不答應?如果不答應的話,秦家肯定要繼續逼死我們,可如果答應的話,我們這損失也太大了”

    “先回去再說,我再想想還有什么辦法”何勇無奈的說道。

    酒店套房里面,秦升很是舒服的躺在沙發上,他相信何勇很快就會給答復的,因為何勇確實已經無路可走了,他把何勇能走的路都已經堵死了,何勇還能怎么辦?現在如果不答應的話,以后就算是想答應估計也沒有機會了。

    “何勇會答應么?”常八極低聲問道。

    秦升淡定道“他會答應的,只不過會拖兩天”

    “那看來我們應該很快可以回北京了”常八極低聲道,如果何勇的事情這么快結束了,那他們自然就能回去了,可是常八極總覺得這次來深圳有些太順利的,順利的不正常。

    秦升隨口道“希望吧”

    北京……

    六叔不想讓其他人打擾他,更不愿意見任何人,可是六叔來找龍老了,應該說是龍老主動約了六叔見面,現如今的事情已經不是誰能獨自面對了,而是必須共同去面對這次的危機,所以必須好好聊聊了。

    畢竟,龍老為了幫助六叔他們拿下長安系,想盡辦法籌措的這些資金也是有風險的,一旦這邊要是崩盤了,這些資金短時間很難回籠,到時候會出現一系列相應的風險,那他就要得不償失了。

    該聊的其實雙方都已經聊的差不多了,無非就是信息共享么,可是現階段還沒有實質性的信息,畢竟聯合調查組以及工作組的保密級別很嚴格,誰也不敢輕易去插手,不然就是引火燒身了。

    這時候雙方又聊到了上次的話題,六叔擔心道“老哥,不到萬不得已,你可千萬不要對秦家對手啊”

    “老六啊,我跟你開玩笑的,你還真相信了?我難道不知道這里面的風險么?”龍老笑呵呵的回道,可是實際上他已經派人去深圳了。

    六叔長舒口氣道“那就好,那就好”

    這時候龍老又說道“老六,那你不覺得秦家最近有些太舒服了么?聽說都有時間處理后院起火的事情了,我們能有現在可都是秦長安所賜,你不覺得我們應該做點什么?”

    六叔聽出了龍老的意思,淡淡道“那老哥你說我們該怎么辦,我配合你這邊就行了”

    龍老不緊不慢的說道“深圳和大連那邊,我們是不是應該出手了,不然便宜秦家了,你說呢?”

    六叔聽到龍老的建議,毫不猶豫的就點頭答應了,無非就是重新支持宋世鑫跟何勇而已,估計這兩位最近很頭疼吧,他們也算是雪中送炭了。

    可是六叔并不知道龍老的真實目的,那就是掩人耳目轉移注意力,同時將他也拖到賊船上……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亚慱体育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