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千兩百三十九章 結束與開始

夢里星河 / 著 投票 加入書簽

戀上你看書網 www.bourg-immo.com,最快更新都市無上仙尊最新章節!

    “嗚嗚。”

    與此同時,他們的身影,開始稀薄起來,讓所有道初之人,都是緊攥雙手。

    他們明白,道初老祖等人,不可能長存,終究會有徹底消散的時刻。

    “我知道,你心中有許多疑惑,”

    道初老祖卻是不慌不忙,神色溫和,“這些疑惑,涉及的層次太高,老祖亦無法為你解答,但我相信,你已知該往何處去尋答案。”

    “這……”

    這句話并未傳向天域,只在仙宗的天地間響起,可云山霧罩,讓許多人滿臉茫然。

    陳凡卻是目光一閃。

    他看向了識海中的青蓮。

    他明白,老祖所言,便是曾經的那個遠古遺址——青帝噬靈術所在之地。

    女尊、焚古仙尊離開時,先后看向青蓮,足以證明著青蓮蘊含著非凡的秘密。“老祖要說的,關于我道初仙宗,”道初老祖繼續說道,指著那蒼茫世界,“此乃我道初,最大的秘密,留存三千萬載,為仙祖所留,本不該現于世間,可這一世,看來,時

    間已經到了,切記,進入此域。”

    他的神色,都凝重了幾分。

    這蒼茫世界中,顯然也有著巨大秘密,他擔心陳凡錯過,特意叮囑!

    “弟子明白。”

    陳凡說道。

    那蒼茫世界,連他前世為仙尊時,都未發現,現在想來,實在詭異!“想必,你已知曉了很多天域秘密,”道初老祖等人的身影,愈發朦朧了,但道初老祖的聲音,依舊震徹天地,“而我道初仙祖,是真正橫掃萬古的存在,據說,其在遠古末

    期,也名震諸天萬域,是遠古末期與這個紀元,承上啟下的關鍵人物之一!”

    “什么!”

    這句話一出。

    莫說是天域弟子,連姬鱗四位長老都是悚然了,這是他們都不知曉的秘密。

    這句話中,包含著太多信息!

    遠古時代,真的存在!

    諸天萬域……

    道初仙祖,是遠古與此紀元的承上啟下的關鍵性人物之一!

    “此三點,謹記。”

    道初老祖,卻沒有解釋。

    以如今陳凡的實力,這些事情,他很快會知曉,道初老祖沒必要解釋;而且,他也沒時間多說了。

    “嘩啦啦。”

    蒼穹上,有罡風吹過,連對普通人都不會造成任何威脅,卻讓道初老祖等人的身影,愈發模糊了,使得所有道初仙宗之人,都是心頭沉重。

    “孩子,道初仙祖、虛瓏二祖,都曾說過,有一萬古未有之大局,將在未來降臨天域,現在看來,這一世已經到來,”道初老祖的聲音,已經縹緲了起來,卻緊緊凝視著陳凡,“無論這條路多么艱難,老祖都希望,你能走下去,如此,不負仙祖、不負我道初,以你之天資,將來,必定能讓

    我道初仙宗之名,響徹無盡遙遠之星海!”

    “咔嚓。”

    話音剛落。

    仿佛天地有感般,無盡道紋繚繞陳凡四周,使得整個人的氣勢,看起來更加可怕。

    “老祖等人,無法看到你走下去了,”道初老祖的聲音,已是若有若無,“但莫要驚慌,有很多人會陪你走下去的,這條道路,無比艱難,但非你一人在前行!”

    他看向星海和天域青冥。

    那里,曾是女尊和焚古仙尊演化之地。

    “流云,你前世修煉,為師、諸位長老,曾苛責無比,”

    至此,道初老祖未再多言,道初掌教開口,他嚴厲的神色,終究是徹底緩和下來,看向陳凡一嘆,“莫要怨恨,為人師者,皆當如此,你……亦是為師一世驕傲。”

    他看向陳凡的神色,充斥著自豪。

    “流云,自你晉升仙尊開始,長老便無法再庇護你了,這一世,更是如此,前路漫漫,小心啊!”

    有另一位長老說道。

    他一頭紅發,修煉火焰道則。

    前世,他曾無數次在陳凡闖禍之后,為他收拾爛攤子,此時,輕輕一嘆。

    “孩子,保重!”

    另外幾位長老也是喊道。

    “轟隆隆。”

    這一次。

    他們的身形,徹底在蒼穹上模糊了起來,光紋交織、道則潰散,十多道身影,已要徹底從天地間消散了。

    “老祖!”

    “拜別掌教!”

    “諸位長老,我等,定追隨流云掌教,攻伐星海,壯我道初!”

    道初仙宗里。

    無數弟子淚如雨下,跪伏在地。

    他們知道,這一次,道初老祖等人,是徹底要從天地間消散了,從此,世間將再無他們的蹤影。

    “老祖、師父、諸位長老,流云這一世,定晉升仙尊,橫掃萬古、護我青云安危!”

    下方大地上。

    陳凡亦是跪伏在地,肅然喊道。

    這是他的承諾!

    他向一群逝者的承諾!

    這一世,無論前路多么艱難,他都將走下去,直到……真正的大戰落幕那一天!

    “噗呲。”蒼穹上,道初老祖等人模糊的臉龐上,露出了一抹笑容,隨即,所有人的身形,皆是隨風而散。

    ……

    “拜別道初諸尊!”

    不僅是道初仙宗。

    整個天域上,還有無數修士呼喊。

    道初諸人,三十年前便已隕落,今日,也未曾如裂空仙尊一般,以尸歸來,在輝煌與悲壯中落幕,可依然讓所有人震撼。

    他們,也為對天域有功者!

    如今,他們以因果秘術顯化于世,徹底告別天域!

    “嗖嗖。”

    與此同時。

    道初仙宗外,詹臺璇、諦錚等人抵達,青云大軍、渺煙大軍,皆是位于道初山外。

    今日,大戰已平!

    道初仙宗,結果已出,此刻,整個天域,都在等待陳凡發號施令。

    天域何去何從,僅在他的言語之間!

    不僅是他們。

    當眾人從道初老祖等人的離去中緩和過來,所有人都是看向陳凡。

    “若如此說來,仙尊未來的戰場,不在此域……”

    同時,有大成準尊級存在,在心中震撼喃喃。

    今日,昊武九人、古魔域魔物、焚古仙尊、裂空仙尊、道初老祖等人,都曾說過一些意味難明的話。

    諸多話語停下來,已讓他們感覺到了一個事實:遠古時代,必定存在,星域之外,很可能有更廣大的世界!

    眾生還未徹底反應過來,他們已為此事感到悚然。

    “自今日起,千洲萬域,各宗修士,摒棄荒蕪之地,進入靈氣匯聚之地,同聚靈地、共同修煉,具體秩序,由各宗仙宗或不朽傳承級勢力制定!”

    但不容眾人多想。

    道初仙宗內,陳凡一步踏天,看向整個天域開口,聲音傳遍大地。

    這是在黑暗動亂后,他的第一道命令!

    “轟隆!”此令一出,整個天域便都陷入了一片動亂,因為這個命令,毫無疑問太過震撼性,等于是讓天域眾生共享寶地。

    “我等領命!”

    可對此,卻沒有人異議。

    動亂之后,整個天域的力量,都被極大削弱,即使是那些原本占據著寶地的宗門中,弟子也是十去九八,并不在乎與其他勢力共享靈氣。

    “各洲仙宗、不朽傳承級勢力,盡可能多招收弟子,盡快恢復實力,切莫藏私。”陳凡已經再度開口。

    “我等領命!”

    這一次,是諸多仙宗和不朽傳承級勢力開口。

    若陳凡只是道初仙宗掌教,其實未必能號令他們,但此時此刻,沒有任何一個仙宗和不朽傳承級勢力表示抵觸。

    如今的流云仙尊,還未成為真正的仙尊,但已然是青云之主!“各洲各域,所有宗門、所有修士,必當竭盡全力修煉,切不可因大亂結束而松懈,”陳凡的目光,掃視著天域,最終輕輕一嘆,“也許,數百年后,我青云,甚至整個人星

    域,便將迎來更大變局!”

    域外大軍!

    這是陳凡沒有明說出來的事情。

    “更大變局?”

    但即使如此,整個天域之上,無數修士還是面色劇變。

    他們感覺得到,陳凡的語氣中,充斥著一股嚴峻之色,這三條命令,既是針對動亂后的情況發下,在定亂安民,可某種程度上,也像是在備戰。

    流云仙尊,像在為未來的某場大戰做準備一般!

    “一世亂局,將由此戰徹底拉開帷幕!”

    道初山外,詹臺璇等人輕嘆。

    她們比天域眾生更清楚,青云大戰的結束,對青云天域甚至整個星域而言,是一個紀元的結束,也是另一個紀元的開始。

    焚古仙尊口中的那個大世,將就此到來,在那樣的亂世中,連仙尊都沒有完全自保的底氣,更何況眾生。

    陳凡,不僅是讓天域為一場大戰做準備,而且是讓陳凡為一個大世做準備!

    這是一個何等恐怖的大世?

    她們隱隱看到其冰山一角……

    焚古仙尊、女尊等早已崩逝的存在,涉足其中;極道仙兵為兵器;仙宗級勢力,在此之下,時刻面臨滅亡的危機;一片天域,都可能輕松被毀滅……

    可以說,今日的大戰,推翻了太多古史,三千萬年古史,從今日斷絕。

    屬于這大世的紀元,由此開啟!

    不僅是青云天域,四大天域、整個星域,都將為此做好準備,無數傳說中的存在,恐怕都將在此過程中出現!

    “嗖!”而道初仙宗里,陳凡沒再多說,接下來的事,將交給詹臺璇等人和各大仙宗處理,他身形一閃間,進入了那蒼茫世界……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亚慱体育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