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九百七十三章 林公子很感興趣

北枝寒 / 著 投票 加入書簽

戀上你看書網 www.bourg-immo.com,最快更新鬼醫本色:廢柴丑女要逆天最新章節!

    第一千九百七十三章 林公子很感興趣

    “應該是的。”殷徽音贊同端木雅望的這個猜測,并密切的留意起兩個侍衛的行動起來。

    那兩個侍衛從兩個方向快速回到了林綏他們剛才所在的地方,發現人不在,兩人對望了一眼,問:“人沒在你那個方向?”

    “沒。”一個侍衛道。

    另一個侍衛也道:“也沒在我那個方向。”

    兩人對望了一眼,又查看了一下地上的腳印,發現有一組腳印跟抬眸來時的腳印是相反的,一個侍衛沉聲道:“好大的膽子,他們居然逃跑了!”

    另一個侍衛當機立斷道:“你現在去追,追到了趕緊給城主發信號,我現在去通知城主!”

    “好!”

    于是,兩人一個去追林綏等人,一個去追秦風月。

    殷徽音將情況說了,問端木雅望:“我們要出手么?”

    “當然要了。”

    端木雅望快速從樹上下來,對殷徽音道:“你去解決掉秦風月方向的侍衛,我去解決林綏那個方向的侍衛。”

    “好。”

    于是,兩人分頭行動。

    秦風月的侍衛顯然不是吃素的,實力很強,輕功了得,追蹤能力很強。

    林綏等人人多,秦風月侍衛在樹林里一竄就是三步,端木雅望在后面隱藏了氣息的追著,看著他追蹤都有意思。

    小白鹿見端木雅望慢悠悠的,不由疑惑:“主人,你為何不趕緊殺了他?小爺都能感覺到林綏他們就在前面,他很快就能追上了。”

    端木雅望勾勾唇角:“急什么,等他追上了再說。”

    “為什么?萬一他通知秦風月,秦風月追上來怎么辦?”

    “我不會讓他們追上來的,這點你放心好了,畢竟他們人多,我又不清楚他們實力,可不想招惹麻煩。”

    小白鹿撇嘴:“我覺得你現在就在招惹麻煩,我們要出去靜悄悄的出去不就好了么,你居然還要出手幫林綏,明明就是在惹禍上身。”

    “你傻,你不懂。”

    端木雅望說時,就看到了林綏等人在百米左右的地方跑著。

    而那個侍衛在她前面幾十米,距離林綏等人也就幾十米的距離。

    很快,林綏也發現有人跟上了,猛地停了下來。

    他轉身一看,果真看到了秦風月的一個下屬。

    林家主見兒子停下來也停了下來,疑惑的轉身一看,變了臉色。

    侍衛也聽了下來,從胸口摸出一個信號折子,冷冷道:“小的勸林家主和林公子還是識時務者為俊杰,現在回頭去做城主安排的事情比較好。”

    說時,就要發動信號。

    端木雅望唇角一勾,從醫療系統摸出一把手槍,直接朝侍衛的兩只手腕開了好幾槍,最后槍槍均中。

    端木雅望很滿意,看來她槍法還是很準的。

    侍衛中槍,痛得手上東西掉落,猙獰哀嚎。

    “嚇!”

    林當家等人聽到聲響,又見侍衛到底,均大吃一驚,他們抬頭一看,也看到了端木雅望。

    “小矮人?”

    林當家看到端木雅望時瞪大了眼,大家一起前來黑森林,對于伏元身邊的兩個小矮人,大家沒什么接觸,但遠遠的還是見過的,一眼認出了她。

    “這個稱呼我不太喜歡。”端木雅望指尖晃悠晃悠地轉著槍玩,一邊慢悠悠的朝林綏等人靠近,自我介紹道:“我叫端木雅望,懂禮貌的可以叫我端木小姐。”

    林綏看一眼地上的痛苦哀嚎的侍衛,又盯著端木雅望看了好幾秒,視線才回到她手中的槍上。

    “你,你居然在這里?”林當家沒在意端木雅望的話,驚異的道:“也就是說,就算我們要找,也找錯方向了?”

    “不。”

    端木雅望搖頭,“我是追著你們才來到這里的。”

    “追我們?”林當家莫名其妙,看向端木雅望的目光像是在看一個傻子:“你看到我們應該躲得遠遠的才是,你居然還要追我們?”

    端木雅望不答,反道:“你們與秦風月的所有談話內容,還有你們父子的談話內容,我都聽見了。”說完,看向林綏,極其認真的道:“我非常欣賞林公子,我想跟林公子談一下合作。”

    一直不曾開口的林綏,總算說話了:“什么合作?”

    林當家聽自己兒子不開口則以一開口就問合作事宜,險些要暈了,“綏兒,你問這個作甚,我們現在最重要的是將她抓起來,交給秦城主,如此一來我們就立了大功了!”

    林綏皺眉,“爹,這個時候你還想著立功不立功?難道兒子之前說的話您都忘了么?你現在為何還想著投靠秦風月?”

    面對兒子的質問,林當家尷尬又難受,不過,此刻的她頭腦很清晰,“綏兒,看到這個侍衛你還不明白么?我們現在不過是秦城主的掌中雀,我們剛走人家就追上來了,這突然出來的侍衛不會只有一個,秦城主肯定很快就知道我們的消息會追來了,他們那么多人,我們跟他們硬碰硬就是以卵擊石啊!”

    林綏靜默了下來。

    自己父親說的話,他又如何會不知,只是知道跟接受是另外一回事。

    他緊抿了唇:“答應來之前,我們還是自由鳥,如今卻成了掌中雀,受制于他人……”

    “是爹的錯。”林家主像是一瞬間老了幾歲似的,“一只腳踏進來了,父親想后悔已經來不及了。”

    “兩位倒也不必如此悲觀。”端木雅望聽著兩父子的對話,笑了一下,道:“確實不只有這么一個侍衛,不過,另外通報的侍衛我朋友已經前去解決了,秦風月不會知道得這么快的。”

    端木雅望這話一出,兩父子齊刷刷的又朝她看了過去。

    端木雅望朝兩人眨眨眼,看向林綏:“如果我說我可以保證你們的安全,同時還可以保證你們林家堡的安全,不知林公子可否有興趣跟我談合作?”

    “林家堡的安危,我自己會保證。”林綏沉著臉反駁了一句,不過話鋒又一轉,再問了端木雅望一遍:“什么合作?”

    “綏兒!你別瞎來。”林當家將林綏拉到身后去,自己看向端木雅望:“端木小姐,你不過是一個小矮人罷了,她說她能保證我們的安全,還能保護我林家堡的安危,你不覺得自己的話太猖狂太可笑了么?”

    端木雅望還沒回答,林綏將林家主拉到了后面,認真道:“爹,我沒有胡來,我考慮過的了。你難道忘記了么,她原來的主人是伏元、秦風月想得到她、她原來還雙目失明,但是她們帶著伏元走在了我們所有人的面前。現在,她復明,還從伏元他們身邊逃走了,剛才明明在我們附近,她窺探了我們所有動向,我們卻對她一無所知,她就算只是一個小矮人,那也比我們這些巨人要強。”

    林當家一呆,他確實沒想那么多,只覺得如此矮小的身軀,跟強大是沾不上邊的。

    林綏沒再看向自己父親,反而看向端木雅望,“秦風月你有本事自己躲過,黑森林你也來去自如,你想要出去你自己就行,你跟我談的合作肯定跟黑森林無關,所以,你到底想跟我談什么?”

    小白鹿覺得林綏分析得簡直太對了,也太神奇了,一個人怎么能這么短時間分析了這么多事情呢?

    他好奇問端木雅望:“對啊,主人,你到底想跟他談什么啊?”

    端木雅望不答小白鹿,而是對林綏道:“我想跟你談談無盡之城。”

    這話一出,林綏眸子動了動,不過還沒開口,林當家就率先嚷嚷了起來:“什么無盡之城?無盡之城的事情跟我兒子有何關系?”

    端木雅望沒理會他,盯著林綏意味深長道:“我看得出林公子很感興趣。”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亚慱体育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