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00章 上古妖獸

新聞工作者 / 著 投票 加入書簽

戀上你看書網 www.bourg-immo.com,最快更新戰氣凌霄最新章節!

    白宸微微點頭說道:“兩面墻壁上的雕刻壁畫正好描繪了他從巔峰跌入谷底,淪為一堆黃土的人生……我想黃土,應該就是指這座圣墓!”

    白宸扭頭看向甬道的深處,繼續說道:“至于那石門上的最后一幅畫,則意味著這墓主人的心愿以及我們的結局……淪為枯骨,成為他登頂的踏腳石!”

    白宸微沉的話語在大殿內幽幽回響著,似乎是為了印證他的話,這個密室的石門也突然“咣當”一聲關上,整個大殿瞬間陷入昏暗之中。

    白宸幾人見狀臉色微變,但并沒有驚慌——

    他們早就有所預料。

    小心翼翼的望向四周,確定沒有危險后,幾人又看向甬道的深處。

    那里是一片黑暗。

    “我們……要過去嗎?”紀慈猶豫著問了一句。

    “我們有別的選擇嗎?”白宸淡笑。

    紀慈瞬間不說話了,事到如今,他們的確沒有別的選擇。

    深吸了口氣,白宸幾人小心翼翼的沿著甬道往黑暗處走去。

    直到這時候,白宸他們才意識到這甬道之長,大殿之大——

    他們足足走了數里之地,卻依然沒有看到甬道的盡頭處。

    “這墓室怎的如此巨大?我們到現在連盡頭處都看不到,該不會是又遇上陣法了吧?”紀慈一臉疑惑,照理說,再大的墓室也是墓室!

    墓室終究是有范圍的,他們已經走了數里地,縱然無法走到盡頭處也應該能看到盡頭處所在才對,可到現在他們面前還是一片黑暗,也因此紀慈才會懷疑他們是不是又遇到了陣法。

    白宸微微搖頭:“我沒有感受到任何陣法氣息的存在。”

    他的確沒有感受到任何陣法氣息的存在,但這不代表這里就沒有禁制陣法的存在——

    這地方不能與正常的大陸相比,白宸的天賦神通在這種地方也偶爾會失去作用。

    而相比白宸他們火孩兒則更加好奇甬道兩旁的石像——

    “你說,這些石像里都有尸身嗎?”火孩兒好奇的看向紀慈問道。

    “有。”紀慈微微點頭,他能感受到自石像內傳出來的尸身氣息,很明顯。

    “這一路走來,我們也見了上百座石像了吧?這些石像里的尸身,生前是普通修士還是前輩大能?”火孩兒目光再次放回到石像上,問出的話讓紀慈為之一愣。

    “這個,我也沒辦法確定,但我想,如果這座墓穴的主人是圣者的話,他應該不屑于把普通人的尸身放進石像內吧!”紀慈想了想說道。

    他天賦神通能感受到石像內有尸身的存在,但無法確定尸身生前的修為。

    畢竟,尸身是死物!

    “那你們說,這些石像存在的意義僅僅是擺設嗎?”火孩兒又問道。

    這話不僅紀慈愣住,就連蒼雀和白宸也微微皺眉。

    “火兄,你想說什么?”白宸問道。

    “我想說……喀嚓!”就在火孩兒剛想說他的猜測的時候,忽然,一陣輕微的響動聲傳到了白宸幾人的耳朵里。

    這聲音并不大,卻足夠讓白宸幾人聽到。

    他們幾人對視一眼后,下意識往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

    沒有什么異常,只有一座妖獸石像呆呆的立在那里。

    或許是聽錯了吧?

    看了半天,見那石像并沒有什么不對勁的地方,白宸幾人心里齊齊想到。

    “咔嚓!”

    卻不想,就在他們剛把頭扭過去的時候,又是一道異響傳來。

    這一次,白宸他們都意識到了不對勁。

    幾人小心翼翼的走到了那石像前。

    這是一頭妖獸石像,長相兇煞丑陋,縱然是石像,也散發著淡淡的兇厲氣息。

    火孩兒忍不住問道:“蒼雀前輩,這是什么妖獸?”

    “獵龍!”蒼雀吸了口氣說道。

    “這妖獸很厲害嗎?”聽出蒼雀話里的異樣,白宸疑惑問道。

    “很厲害!靠吞噬妖獸成長,未成年的時候就能吞噬圣者修為之下的妖獸,強大者,連神獸都能較量一二……”蒼雀凝聲說道。

    白宸幾人聽的不由抽了口冷氣,連神獸都能較量一二?

    那這妖獸倒的確是厲害,怪不得叫獵龍!

    但更讓他們驚訝的還在后面。

    “這是一種在上古時代就已經滅絕了的妖獸。”蒼雀說道。

    “在上古時代就已經滅絕了的妖獸?”白宸幾人皆驚訝了。

    上古時代就已經滅絕了的妖獸,怎么會出現在這里?

    “這也是我驚訝的地方!如果這石像只是單純的石像倒也罷了,如果石像內的尸身是普通的妖獸尸身也就罷了,如果這石像你的尸身是真正的獵龍……”

    “那就意味著,這墓主人的身份恐怕比我們想象的還要高?”白宸打斷了蒼雀的話道。

    蒼雀微微點頭說道:“獵龍是上古時期已經覆滅的妖獸,其覆滅的原因就是因為太過強大!上古時期,能對付獵龍的人少之又少,那些強大的上古大圣也只有少數人才能將其收服。”

    獵龍的強大可不單單只是說說!

    在那個人妖魔三族鼎立的時代,人族式微,雖有上古大圣的存在,但人數終究稀少了些。

    而獵龍族群生來就有吞噬圣者妖獸的力量,不夸張的說,他們就是妖獸族群中的天人!

    死在獵龍手上的無論是人還是妖獸,亦或者是魔族都不在少數!

    獵龍族群最頂峰的時候,甚至能讓人妖魔三族聯手對抗!

    可想而知,能對付獵龍妖獸的都是什么樣的存在!

    如果這石像內的尸身只是普通妖獸的尸身也就罷了,要是獵龍的尸身,那蒼雀就要考慮墓主人的身份是不是他們認為的“圣者”了。

    “是不是圣者不敢肯定,但肯定是個強者!”白宸凝聲說道:“看外面的那些壁畫,我們也應該清楚這墓主人的身份不簡單。若這石像內真的是獵龍的尸身也沒什么可值得驚訝的,畢竟,在這地宮內,我們還看到了活著的更加厲害的石骨靈!”

    白宸這番話說的火孩兒和紀慈兩人一陣苦笑。

    的確,相比石骨靈,獵龍還是弱了些!

    更何況,就算石像內真的是獵龍尸身,那也僅僅是尸身罷了。

    然而,蒼雀卻突然說道:“恐怕事情沒我們想的這么簡單!”

    “怎么了前輩?”白宸發現蒼雀的臉色有些不正常。

    蒼雀沒有說話,只是死死的盯著獵龍的石像,片刻后,他低喝一聲:“小心!”

    話說著,他整個人就往后飛去。

    白宸、紀慈和火孩兒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他們的反應也極快,在蒼雀出口的瞬間,整個人也已經往后飄去。

    “轟!”

    就在他們退到大門處的時候,獵龍的石像突然裂開,發出巨大的響聲!

    緊接著,一個龐大的身影出現在他們面前。

    “獵龍?活了?”看著出現在他們面前的龐大身影,饒是白宸也禁不住吞了吞口水。

    剛剛聽蒼雀說了獵龍有多強大,沒想到這畜生馬上就活了?

    蒼雀也是一臉驚訝,但馬上他就覺得不對勁:“不應該啊!獵龍不應該能以這種方式活到現在啊!”

    獵龍的強大毋庸置疑,但它的修為不高,根本不可能活幾個時代!

    再者,早在上古時期獵龍就已經被覆滅了!

    現在他居然復活了?

    縱然親眼所見,他也有些難以置信!

    “不對,這畜生沒有真活,而是……行尸走肉!不,也不對,是傀儡術!”紀慈看著那有些茫然的獵龍說道。

    “行尸走肉?傀儡術?有什么區別嗎?”火孩兒好奇問道。

    “傀儡術比行尸走肉更高級,行尸走肉沒有附加力量,而傀儡術乃是術道,能讓受操控的傀儡有額外的力量。”紀慈說道。

    “既然是傀儡術,那豈不是意味著,其背后有人操控?”白宸驚訝,要真是這樣的話,那便也同時意味著,這里除了他們之外還有其他人。

    “也未必是人,陣法、機關等都可以操控傀儡術。”蒼雀說道。

    他的主人陸天羽也精通傀儡術,因而他對傀儡術也有所了解。

    “這傀儡的力量如何?”火孩兒死死的盯著那獵龍,眼中透著濃濃的警惕。

    眼下,是誰在操縱傀儡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傀儡的力量強大與否!

    憑自己幾人的力量能不能對付的了?

    “殞身后的獵龍力量上必然是比不過活著的獵龍的,但它已經被煉制成了傀儡,且也是一具行尸走肉,想要對付恐怕不是件容易的事。”紀慈凝聲說道。

    毋庸置疑,死了的獵龍肯定不如活著的獵龍,畢竟,活著的獵龍有其自己的思想,而死了的獵龍只能受機關陣法的操控,成為一具行尸走肉。

    但也正因為其是行尸走肉,又被煉制成了傀儡,縱然沒有活著時候那么強大,卻也絕對不好對付,依照紀慈的想法,他肯定不是獵龍的對手!

    這還是在不考慮獵龍上古妖獸的情況之下,若是考慮它上古妖獸的血脈,他面對獵龍也只有束手等死的份兒。

    “你不是能操控這些行尸走肉嗎?難道沒有辦法徹底控制他?”火孩兒問道。

    “我雖然有天賦神通,可修為不足,力量恐怕也不夠。”紀慈說道。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亚慱体育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