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88章 無良女配43

若雪乖乖 / 著 投票 加入書簽

戀上你看書網 www.bourg-immo.com,最快更新快穿:這個女配很邪門最新章節!

    盧云舒還越喊越來勁了,喊的那叫一個嘶心裂肺,和冷清辰一樣,什么都不問,就把罪名扣到她腦袋上了,這兩個人,還真是配合的天衣無縫啊。

    云初內心呵呵噠,按原劇情,原主的確是害了盧云舒的孩子,而且是有心的,但是現在云初巴不得離盧云舒遠遠的,不想和她扯上任何關系,可是沒想到,盧云舒肚子里的孩子,還是和她扯上了關系,可見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啊。

    “演夠了嗎?你們要給我安罪名,扣帽子,總得告訴我是怎么回事吧?想弄死我,也總得把事情說的明明白白的啊,難不成,你們是想就這么稀里糊涂的把我弄死?”云初才不管那兩個人是什么情緒,什么表情,直接抄著手,走到一旁坐了下來。

    那副氣定神閑的樣子,讓冷清辰更加來氣了。

    她做了如此令人發指的事,她還敢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她以為她這樣,他就會相信她嗎?

    這個惡毒的女人,當初就該讓她進辰王府,真是可憐了他的舒兒。

    “盧云初,你到現在還不承認是不是,好,那我就告訴你,今天,舒兒喝的湯,是不是從你那里端過來的?”冷清辰直接指出了問題的所在。

    云初還以為是什么事吶,搞了半天,這問題出在了湯里啊。

    難怪她今天就覺得挺奇怪的,這平時送湯都不會送錯,怎么偏偏今天就送錯了,原來是在這里等著她呢。

    云初看向李青蘭,李青蘭雖然也覺得這件事情可能和云初有關,但是沒有證據,不能證明是云初做的,而且她心里也不希望空年事是云初做的,所以趕緊解釋道:“那個湯,其實是我做的,我每天都會給云初和云舒褒湯,今天也不知道丫環怎么了,把湯給送錯了,所以云初送回來的那個湯,其實是我讓丫環給云初送去的,發現湯端錯了,就趕緊讓丫環端回來了。”

    冷清辰早就知道李青蘭維護云初,不重視云舒,可是,都這種時候了,她怎么還幫著盧云初,云舒肚子里懷的那可是她的外孫啊,難道,她就這么不重視嗎?都這種時候了,還想著為盧云初開脫。

    冷清辰的臉色很不好看,但想著盧云舒還是很重視李青蘭的,所以還算對李青蘭客氣道:“岳母,那個湯即便是你做的,可是云舒是你的親女兒,你總不可能對自己的親生女兒下手吧,而且你剛也說了,這湯是從她那里端回來的,那湯放在她那里的這段時間,誰知道她往湯里放了什么,你就不用再為她解釋了。”

    聽冷清辰這話,就是認定了這件事情就是云初做的,云初都想為他的武斷拍手了。

    “應該不是云初做的,我想這里面,應該有什么誤會吧。”李青蘭還想著為云初解釋。

    云初看的出來,李青蘭是真心想為她解釋的,不過,她心里應該也在猜測吧,只是她不確定而已,不過她這種態度,已經比冷清辰好多了,起碼沒有證據,她不會妄加判斷,而冷清辰是不管有沒有證據,就會直接認定這件事情是云初做的。

    “蘭姨,你不用跟他解釋,他心里已經認定了這件事情是我做的了,你說再多也沒用。”

    “哼,你難道還想要狡辯嗎?”冷清辰冷笑一聲。

    云初挑挑眉,哂笑道:“我現在說什么,你都認為我在狡辯,不過,你口口聲聲說這件事情是我做的,請問,有什么證據嗎?”

    “你要證據?好,我現在就給你證據。”冷清辰轉過身,拿起放在桌上的湯碗,然后遞給云初,“那你現在就把這個喝了。”

    云初淡淡的瞟了一眼那碗湯,這湯就是剛才送錯的那一碗,冷清辰讓她喝,讓她是傻子么。

    “我不喝。”云初想也不想就拒絕了。

    “哼,你怕了,你知道這湯里面有毒,所以不敢喝了吧,你還有什么可說的。”

    云初:“……”

    見過神經病,沒見過這種神經病。

    云初抄著手,用看傻子的眼神看著冷清辰,本來還以為冷清辰有點腦子,怎么遇到點事,這腦子就被僵尸吃了呢,蠢得讓人想把他給埋了。

    “我說辰王爺,你剛才也說了,我這個妹妹,是喝了這湯才變成這個樣子的,要不然你也不會對我興師問罪了,現在你又主動讓我喝下這碗有毒的湯,你是當我蠢呢,還是想當著這么多人的面殺了我呢?你這是何用意呢?”云初無語的翻了一個白眼。

    “盧云初,湯是從你那里拿過來的,不是你放的毒藥會是誰放的?至已至此,你還想狡辯嗎?不過你再怎么狡辯都沒用,今天,你必須為你的惡毒負責,辰王府,容不下你這種毒婦。”

    聽冷清辰這話,就是想趕她走唄,云初可以走,但是不能這么不明不白的走,任他把屎盆子往她身上扣。

    “王爺,你別這樣,姐姐應該也只是一時糊涂,才會做錯事,你就原諒姐姐吧。“盧云舒氣若游絲的替云初求情。

    不過她是真心為云初求的,還是假意求的,這事只有她自己心里清楚。

    冷清辰見盧云舒的臉更加蒼白了,心疼的來到盧云舒的身邊,環住了她的肩,讓她靠在自己的懷里,心疼的說道:“舒兒,都這種時候了,你還在為她說話,她要害你,要害你肚子里的孩子,辰王府里容不下她。“

    “王爺,你就原諒姐姐吧,她應該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她本明就是在嫉妒你,舒兒,我知道你善良,但是,你也要為肚子里的孩子著想,她,必須離開。“

    “這……王爺,那至少,這件事情,不要對外聲張,否則將來姐姐的日子,就不好處了。“盧云舒幽幽嘆了口氣,看似在為云初說話,但實則,她也認定了這件事是云初做的。

    這兩夫妻,還真是一唱一和的,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有點意思。

    云初倒是不稀罕待在這里,但想休了她,門都沒有。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亚慱体育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