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紗照的背后(二)

姚穎怡 / 著 投票 加入書簽

戀上你看書網 www.bourg-immo.com,最快更新通靈實錄最新章節!

    司凱把手機遞給何靈語,何靈語見了,連忙掏出自己的手機,她的手機沒有電了,已經自動關機。

    她只好用司凱的手機和水湄聊天。

    “我是靈靈,對不起,我的手機沒電了。”

    “靈靈,你還記得招嬸的外甥女嗎?她去世了,而且已經去世三個月了,可是你知道嗎?這三個月來,招嬸還刷到過她的朋友圈,招嬸拍的多肉照片,她還點過贊!靈靈,你說鬼會用微信嗎?”

    司凱冷眼旁觀,他雖然不知道一大一小兩個女人在聊什么,可是看到何靈語越來越亮的眼睛,就猜到這事一定是和好朋友有關系。

    何靈語的“好朋友”。

    果然,何靈語把手機還給司凱的時候,雙眼亮晶晶的,她露出一個很可愛很可愛的笑容,問道:“大老板,我能和你一起回國嗎?”

    司凱的心莫名地漏跳了一拍,他在何靈語的眼睛中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她的眼睛,他的影子。

    “可以,當然可以,你想和我一起?”司凱問道,他發現自己的喉嚨有些干澀,就像是有一次在沙漠里,他的水喝完了,原本并不是太渴,可是當他終于看到前面有一片營地的時候,他感到自己不但渴,而且餓。

    何靈語又笑了,這一次索性露出八顆牙。

    她有點不好意思地說道:“我還沒有坐過私人飛機,我想應該比航班要舒服吧。”

    原來如此。

    司凱不渴了,因為他感覺有一盆冷水當頭潑下。

    幾天后,何靈語終于踏上了她向往的私人飛機,在最初半個小時的新鮮感之后,她就睡著了,等她醒來時,已經是十多個小時之后了。

    “你睡了十二個小時。”司凱說道。

    何靈語打個哈欠:“我在倒時差。”

    司凱板著臉,他還是頭回遇到在飛機上倒時差的人,算了,何靈語這樣的人,他也是頭回遇到,而且也只遇到這么一個。

    ......

    三天后,何靈語和徐遠方一起回到了客棧。

    徐遠方之所以會和她一起回來,是因為招嬸正式聘請何靈語和徐遠方一起調查這個案子。

    一個警方已經定性為自殺的案子。

    “靈靈,招嬸頂多能拿出幾萬塊錢的報酬,我是無所謂,你呢?”徐遠方問道,他是知道何靈語的價格的。

    何靈語道:“我的報酬就是讓招嬸給我做一桌子好菜,全都是我的,你們不許吃。”

    “只是這個?”徐遠方不可置信,這還是那個為了扣稅就心疼不已的何靈語嗎?

    “是啊,招嬸說了,以后會給我單獨開小灶,我想吃什么,只管告訴她,她單獨做給我吃。”

    說到這里,何靈語還咽咽口水。

    招嬸的廚藝,想想就饞了。

    徐遠方吸吸鼻子,有點想哭。

    如果招嬸一定要給他酬勞,他是收還是不收呢。

    這小丫頭,你想要當義工也要問問別人的想法啊。

    見他不說話,何靈語頓時明白了。

    她笑道:“水湄姐說了,我們調查案子一切開銷,她全包了,可是大老板說,招嬸是他的員工,這屬于員工福利,這錢由他負擔,他可比水湄姐要有錢多了,還是找他要銀子最好。”

    徐遠方終于感覺舒服一點了,什么員工福利,司凱那家伙還不就是擔心會像上次那樣,他把小丫頭帶到自己家里住啊。

    雖然兩個人已經大致了解了這個案子,可是面對面聽招嬸說完,感覺就又不同了。

    招嬸的外甥女名叫許丹丹,今年二十八歲,大學畢業,民營企業白領。許丹丹的父親早年做過生意,夫妻二人在許丹丹上大四時死于車禍。他們給許丹丹留下一筆七位數的銀行存款,和二線城市的四套房產。

    除了招嬸這個遠在千里之外的姨媽,許丹丹還有兩位姑姑,但她們已經移民多年,除了逢年過節通個電話,平時沒有來往。

    在K市,許丹丹沒有其他親人。

    何靈語看過許丹丹的照片,烏黑的長發,秀麗的五官,一看就是個乖巧文靜的女孩。

    “丹丹從小就在K市,大學也是在K市上的,除了結婚時去過一次S市,丹丹就沒有去過其他地方了。我還約她來我們這里旅游,她說要等韓宇有空的時候,唉。”

    韓宇,就是許丹丹的老公。

    他是許丹丹的相親對象,也是她的初戀,戀愛半年后,他們舉行了婚禮,現在是他們結婚的第三年。

    “丹丹很愛韓宇,相親的時候,她就知道韓宇家在農村,也猜到他家的條件不會很好,可是丹丹不在乎,她從小什么也不缺,所以她對物質上沒有太多需求。兩人領證后,她第一次跟著韓宇回老家,這才知道原來韓宇家那么窮。可她沒有嫌棄,她對我說,韓宇是靠勤工儉學才念完大學的,他吃了很多苦,所以結婚以后,她要加倍對他好。”

    說到這里,招嬸哭出了聲。

    她之所以得知許丹丹的死訊,是因為她看到了一組婚紗照,婚紗照上的男人就是韓宇,而那位新娘卻不是許丹丹!

    RED是近年來很火的一個時尚APP,針對的是各個年齡段的女性,那四位樹妖阿姨中的梅阿姨,就是RED的當紅博主。因此,水湄和何靈語的手機上全都安裝了RED的APP,在水湄的安利下,招嬸也把RED裝上了。

    就在她裝上RED的第一天,她看到了一位準新娘發布的一組婚紗照。

    招嬸看到這組婚紗照時,還以為是自己認錯人了。

    她先是微信上聯系許丹丹,可是沒有回音,于是她便撥打許丹丹的手機,手機關機。于是她又撥打了許丹丹的辦公電話,許丹丹的同事非常吃驚地對她說:“你找許丹丹,請問你是她的什么人?”

    “我是她的阿姨,親阿姨,她的母親是我的姐姐,請問她在嗎?”

    電話那頭沉默了幾秒,然后那位同事遲疑地說道:“您是她的阿姨,難道不知道她已經去世了嗎?”

    “什么?你說什么?”電話這頭的招嬸嚇了一跳,她本能地以為自己聽錯了。

    同事重復了一遍,說道:“許丹丹是自殺的,她從自己家的陽臺跳下去......這是三個月之前的事了,警方已經確認她是自殺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亚慱体育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