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0章 武家武蝗

缺火 / 著 投票 加入書簽

戀上你看書網 www.bourg-immo.com,最快更新永恒主宰最新章節!

    “想求饒么?可以,我可以給你留點面子。”

    楚風臉上忽然有一抹笑容浮現,他看著景天德,雙目中卻閃爍出一抹鬼魅。

    還不等景天德長舒口氣,楚風卻忽然一腳朝著景天德的一條手臂狠踩下,他腳掌擰著,大力之下直接就把景天德的那條手臂給踩斷了。

    “你!”

    景天德差點疼昏過去,他驚駭欲絕的望著楚風。

    楚風這一腳直接把他一條手臂給踩廢掉了!

    “我可沒踩你的頭,只是廢掉你一條手臂而已,夠給你面子了吧?”

    楚風一臉笑嘻嘻的問道。

    景天德看著楚風,眼底深處有著一抹怨毒涌動。

    同時,他也是終于意識到,楚風的狠辣!

    他知道,自己真的惹錯了人,楚風真的給他一個永生難忘的教訓!

    這一腳,直接把他的準帝之路給廢掉了。

    便是他運氣好將來成準帝,但這條手臂也是再也不可能修復好了!

    這一刻,景天德再想起來開戰之前楚風曾對他說的話。

    現在,景天德后悔了……

    整個帝獸棋盤都寂靜無聲,大家的目光都匯聚在楚風的身上。

    楚風的一舉一動,都牽動著眾人的心。

    楚風狠辣的手段,也是讓不少人都為之心驚肉跳。

    楚風給他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然而楚風卻好像是沒事人一樣,解決完景天德,又走向了武開天。

    武開天內心緊張,但表面上卻極力的克制著自己,不讓自己露出恐懼的情緒來。

    他冰冷道:

    “小子,你該不會也想廢掉我一條手臂吧?我父親可是悟道峰之主,你想對我下手最好掂量掂量!”

    “楚師兄,武開天不是一般人。”

    李家那位種子選手小聲提醒。

    武開天的父親武蝗,在各大峰主之中都屬于真正的高手,準帝九重天中的佼佼者,都快成帝了。

    便是秀一峰主鐘離天面對那位,都非常的忌憚。

    “小子,我勸你最好不要動我,不然的話我武家絕對有實力讓你吃不了兜著走。我武家乃是古帝世家,絕非你惹得起的!”

    武開天見楚風默不作聲,還以為楚風怕了,便繼續放狠話道。

    “凡事留一線,日后好相見!”

    場外,悟道峰主武蝗冷漠的看著這一幕,冰冷的聲音傳入帝獸棋盤內。

    武蝗那蘊含準帝九重天的神念波動宛如驚雷,回響在整個帝獸棋盤的修士耳朵里。

    但楚風卻無視了,他看著武開天,搖頭道:

    “一個沒有神帝的家族,也配叫古帝世家?”

    “莫說你武家不是古帝世家,便是真正的古帝世家又如何?我今日要廢了你,誰敢說半個不字?”

    楚風沒有留情,他直接將武開天的兩條手臂給踩廢掉了,并且還將武開天的兩條腿也給廢掉了。

    這武開天之前招招置他于死地,他又豈會放過武開天?

    別說武家只是曾經出過神帝,就是當世還有神帝,也改變不了楚風要廢掉武開天之心!

    “啊!”

    武開天發出撕心裂肺般的慘叫,相比肉體的損傷,他的內心更加的痛苦。

    身為悟道峰的太子爺,堂堂九環大賢級天才,在不久之前還曾有志未來成帝的驕陽,現在卻被廢掉雙腳雙手,整個人的前途都相當于廢掉了!

    即便是他父親有通天手段,能修復好他的手臂和雙腿,但他此生也無望沖擊神帝了。

    隨著楚風廢掉武開天,無論是場內還是場外,都一片的死寂。

    悟道峰主武蝗的臉色陰沉的幾乎可以滴出水來,他陰桀的目光盯著楚風,前方空間都幾乎要被那股冰冷凍結!

    “好,很好!”

    武蝗雖然嘴上這么說,但從他腳下碎開的宛如蜘蛛網一般的石板就可以看得出來此刻他的心情到底如何。

    身為悟道峰主,他在悟道峰從來都是言出法隨,高高在上,宛如圣旨。

    便是那些準帝級長老,也都不敢違背。

    而今,他的警告,卻被一個小輩給無視了。

    更為重要的是,對方居然當著他的面廢掉了他的兒子!

    “此子完蛋了!”

    大長老葛乾坤幸災樂禍。

    鐘離天也感覺一陣頭大,武蝗乃是準帝九重天中的高手,便是他都對武蝗非常的忌憚。連他都感覺今日楚風做事太冒失了,廢掉武開天,武蝗會饒過楚風嗎?

    連他都開始思索,若是武蝗追究起來,到時候他怎么應付武蝗?

    “試煉結束!出來排名!”

    就在這時候,時間沙漏倒計時忽然到了,一陣強烈的波動從帝獸棋盤上擴散開來,將帝獸棋盤上的所有天才都給震飛了出去。

    各大峰的人都紛紛出手,將各自的天才接引下來。

    “去,把景天德那家伙給我帶過來。”

    景萱萱雙手抱臂,冷冷的對著一位常明峰的長老道。

    “遵命!”

    常明峰的那位長老心頭一跳,他知道自家峰主這次對景天德的表現非常的失望,這景天德怕是吃不了兜著走了!

    而秀一峰,峰主鐘離天則是親自出面,趕緊把楚風等人給接引下來。

    “小家伙,你這次可捅大麻煩了!”

    鐘離天壓低聲音對楚風道。

    “小輩!你好狠的手段啊!”

    這時候,武開天也被悟道峰的長老給救了下來,當悟道峰主武蝗親眼看到那幾乎半廢的武開天后,忍不住火氣滔天。

    轟!

    武蝗的頭頂,有一頭巨大的神蝗沖出,這神蝗像極了一尊放大了很多倍的螞蟥,但是它卻有一種不弱于龍族的威勢,這武魂的出現,令得一干強者都感覺到頭皮發麻。

    準帝九重天的氣息鋪天蓋地的涌出,吞沒向楚風。

    “武蝗,你這是何意?”

    鐘離天大喝,他的頭頂,則是一條身軀龐大的青龍武魂沖天而起。

    吼!這青龍長有四爪,張牙舞爪,龍游虛空,長嘯之下擁有無上霸氣,與那頭神蝗分庭抗禮。

    神蝗與青龍的對質,令得磨劍崖上方風起云涌。

    兩大強者都是準帝九重天的存在,都是接近神帝級的強者。

    而且這兩大高手每一位的武魂都屬于那種超級神獸種族,本身就自帶無上威壓。

    兩大強者的對質,讓那些準帝級長老們都感覺到了一股無法形容的壓迫。

    就更不用說準帝之下的生靈了,幾乎根本扛不住那股威壓,若非如景萱萱這樣的大人物趕緊散開氣息護住,這磨劍崖附近的天地都要被那兩道強大氣息壓得崩滅了。

    “本座反倒是要問問你是什么意思?此子心狠手辣,將我悟道峰的弟子給廢掉,還將常明峰的天才給折斷,本座要替天行道處置他,你為何要插手?”

    武蝗語氣冰冷,他的身上自帶一種霸者氣勢,宛如君臨天下的帝王,竟是擁有一種帝威。

    “聽聞武蝗有可能成為外宗這五十萬年來第二位成為神帝的強者,看來果真如此,他的身上都有帝威了!”

    “你沒看,副宗主都沒管這檔子事兒么?若是正常情況下,一位超級主峰的峰主級人物對弟子動手,副宗主早就插手了。副宗主沒有管,顯然就連副宗主都不愿插手這件事。”

    一些外宗的老怪低聲交流,一個個心頭復雜。

    別看大家都是萬獸神朝人類族群,但實際上各大主峰之間卻關系混亂,互相敵視。

    別說是各大主峰之間了,就算是主峰內部,實際上都各有山頭,比如秀一峰,就有葛乾坤和鐘離天這兩位準帝九重天各自為政,互相爭鋒。

    便是宗門的高層對此事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也或許可以說是管不住吧。

    畢竟都是準帝九重天,你管誰都相當于得罪了另一頭!

    “你們兩個,這是要為了兩個小輩,大打一場咯?”

    景萱萱嘴角微撇,清喝一聲,想要阻斷兩大強者的對質。

    然而,武蝗卻沒有絲毫要收斂的樣子,反倒是肆無忌憚的將氣勢散開,籠罩向武開天:

    “只要鐘峰主將此子交由我處置,本座便不予追究!”

    “哼!你在做夢!”

    武開天也是來了火氣,他也是準帝九重天,又豈會沒有傲骨?

    他又豈會怕武蝗的威脅?

    “峰主,我覺得沒必要為此子而付出這么大的代價,我勸你還是放走他吧。”

    這時候就連大長老都來勸阻,當“和事老”。

    表面上看是和事佬,但實際上大長老卻自有打算。

    “大長老,你我都不是笨蛋,就不要說這種話了!楚風我是保定了!”

    鐘離天冰冷開口,態度無比的堅定。

    楚風是為他爭功才參與此戰的,他是斷然不可能隨便放棄楚風。

    若是他現在把楚風交出去,那天下人怎么看他?

    以后誰還敢跟著他混?

    若是他真的將楚風給交出去,那就不單單是楚風一個人的事情了,而是會直接動搖他的根基和信用。

    “既然你不交,那就休怪本峰主強行來取人了!”

    武蝗漠然,此刻的他在外宗罕有敵手,故而即便是鐘離天攔著他,他也無懼,因為他自信自己的實力可以強行取楚風!

    “我也聽聞武峰主你實力過人,正好切磋一下!”

    鐘離天冷喝,他也是將準帝九重天的氣息盡數散開。

    轟!

    兩大準帝九重天的氣勢,滔滔不息,恐怖到了極致。

    武蝗宛如是瀚海浪濤,大氣磅礴,強勢無匹。

    而鐘離天則如火山爆發,滾滾不息。

    兩大強者的對質,令得外宗都風起云涌,磨劍崖附近的那些強大至寶,如那塊描摹了帝蘊仙威的石碑,發出微光來,將磨劍崖護住。

    而帝獸棋盤上的陣紋都激活了一部分,滔天神威護住了帝獸棋盤的內部。

    仿佛,一場驚天大戰就要開啟。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亚慱体育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