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二一章 活像個被扯著桿兒走的狗尾巴草

有只笨兔子 / 著 投票 加入書簽

戀上你看書網 www.bourg-immo.com,最快更新王爺,王妃又去打劫啦最新章節!

    只見東面的天空朝霞初綻,淺金色的晨輝自層層疊疊的云層中折射灑落,金光萬綻,層云似緋錦輔陳,美不勝收。

    一只黑色凰鳥,拖著長長的尾羽在這美如畫卷的天空中清唳翱翔,淺金色的陽光灑在它身上,照得它黑羽生輝,神奕非凡。

    “這……是鳳凰?”喜雀有些不確定地指著天上的黑色凰鳥。

    “據說鳳凰性屬火,通常都是金色火羽,怎么這只卻是黑色,怕不是個假的吧”姬鳳鳴習慣性嘴賤,出口成損。

    姬鳳瑤只略瞧了一眼便若有所思地呶了呶嘴。

    她感覺身邊的商熹夜在看她。

    兩人視線交匯,頓生心意相通之感,小女匪鳳眸中便浮起了幾分歡喜:“王爺也看出來了?”

    “這此景好似是有人故意所為”商熹夜淡淡道,那詢問的目光好似在問:“小媳婦兒,我猜得對也不對?”

    且隱隱還有些討賞的意味。

    姬鳳瑤親昵地依著他,笑容燦爛道:“對,這就是個大型幻術而已,若舍得這靈力,我一天能弄三四場!”

    “可那黑凰,并非靈力所化”黑梟目光謹慎地望著天空:“聽說前幾日,那狄國降王曾當著滿朝文武向皇帝進言說,若三日之內京都有天生異象,小瑤兒你便是天定國母。這番景象,只怕是那降王故意針對你的手段。”

    喜雀嘴角抽了抽,翻著白眼道:“那狗皇帝都那把年紀了,他怕不是活膩了,敢娶我家小姐?”

    姬鳳瑤:“……”

    這丫頭還真是日常甩刀扎心;

    什么叫“敢娶我家小姐”,她有那么可怕么?

    商熹夜默默攥緊自家小媳婦兒柔軟的小手,輕嘆道:“他終究還是選擇了旁人,要與本王走到這一步。”

    “這樣也好,咱們這般離京,便真是斷了所有念想”黑梟輕輕拍拍商熹夜的肩,低聲輕道:“睡吧,既然該來的總會來,那便走好自己當下的路;兵來將擋,水來土掩。”

    “你們……”說的都是什么意思?

    姬鳳鳴一臉懵逼看看商熹夜,又看看黑梟,見黑梟轉身回偏院去了,連忙草草丟下一句“啊、對,妹夫,蕭辰說得對,大家都洗洗睡吧,該干啥干啥”。

    話音落下,他人也緊跟著黑梟回偏院房間去了。

    活像個被扯著桿兒走的狗尾巴草。

    姬鳳瑤也是小手一揮,輕描淡寫道:“好了,大家都散了,各自回屋補覺去吧。等養足了精神,咱才有力氣對付那些想沖上來咬咱們的狗子。他們要鬧,那咱們這回就陪他們鬧他個天翻地覆!”

    “好嘞,小姐!”

    “是,王妃!”

    喜雀、白露聲音響亮,氣勢高漲地立馬答。

    商熹夜對無影和無痕點點頭。

    無影和無痕也是雙雙抱拳,道:“是,王妃!”

    這廂商熹夜和姬鳳瑤等人再次回去補覺;

    宮中,朝堂。

    那些剛剛抵達和還未抵達的文武大臣,盡皆引頸向東,對這“天生異象”看得目瞪狗呆,腦海中都不約而同滑現出三日前,狄坎隆當朝施展的“戲法”和說詞。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亚慱体育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