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六章 史上最強IP

南希北慶 / 著 投票 加入書簽

戀上你看書網 www.bourg-immo.com,最快更新承包大明最新章節!

    在女人面前,萬歷絕對是一個信守承諾的男人,故此第二日萬歷便攜皇貴妃移駕三河縣的皇家馬場。

    這個消息立即震驚朝野。

    皇帝竟然要出宮?

    竟然要出宮?

    沒聽錯吧!

    其實皇帝也不是一直都要待在宮中的,不管是禮法,還是朝堂制度,都沒有這種說法。

    皇室在京畿地是有很多住處的,有些時候因為天氣得原因,去哪里避暑,或者去哪里過冬,這都是常有的事,再正常不過了。

    沒有什么值得震驚的。

    如果是那正德老祖,大臣們肯定會感到非常欣慰,這回皇帝只是去皇家馬場,可不是要出關,或者下江南,皇帝終于懂事了。

    但是萬歷的話......!

    這真是太令人感到驚訝。

    因為萬歷可是萬年不出宮的肥宅,他甚至連祭祖都懶得挪一下,怎么突然就跑皇家馬場那么遠的地方。

    答案很快就揭曉。

    萬歷對外宣布屆時將會與皇貴妃參與賽馬區的開幕儀式,以及觀看馬賽。

    這個消息一經傳出,就不僅僅是朝野震驚,而是整個京城都震驚了。

    皇帝竟然要去觀賽?

    一諾牙行立刻被擠爆了。

    “郭淡,這分明就是你們馬賽的疏忽,你們沒有做足宣傳,我等都不知曉,今日才得知消息,你們竟然就已經要開賽了,真是豈有此理。”

    “何止豈有此理,簡直就是泯滅人性啊!你知不知道,為了你這馬術比賽,我是日日夜夜在家苦練,到頭來竟然沒有報上名,你若還有一絲人性,就給我一個名額。”

    “郭淡,我知你是一個商人,我不與你說這些,自你馬賽開賽以來,我可是一直都支持的,為此可也花了不少錢,你若不讓我參加,你將會失去一個忠實的顧客。”

    ......

    只見一群貴族子弟,將郭淡給團團圍住,是口沫橫飛,嚷嚷著要參賽。

    各種不要臉的話,是層出不窮。

    當時報名是做足宣傳,唯獨漏了一點,就是沒有說明皇帝會去觀賽,他們也就沒有報名,其實他們更享受買馬的過程,參加比賽的話,有太多人因此丟盡顏面,最穩妥得辦法就是不參賽。

    但如果要知道萬歷也會去觀看比賽,那別說什么獎金,就是讓他給錢,他們也愿意去啊!

    在皇帝面前露露臉,萬一被看中,去宮中當個護衛什么的,那就是一飛沖天啊!

    關鍵還是萬歷平時很少露面,除了內閣大臣,其余人沒有機會接觸到皇帝,故此更讓這個機會顯得是彌足珍貴。

    決不能錯過。

    但可惜得是,他們已經錯過了。

    郭淡壓壓雙手,又非常無奈地笑道:“各位,真是抱歉,我也很想更多人去參加,但是這一天的比賽就這么多,參賽人數早已經滿了,而且那些參賽選手可都是如各位一樣,非富即貴,我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抱歉!抱歉!”

    關于馬術比賽,得熟悉規則,馬術再嫻熟的人,也得經過一段時間的訓練,去年那波宣傳之后,就已經開始報名,當時就滿了,而且報名參賽得,個個也都是非富即貴。

    “郭淡,既然如此,我也不勉強你,這門票你可得賣我一張吧。”

    即便不參賽,也得想辦法與皇帝共賞。

    “這個就更加抱歉。”

    郭淡搖搖頭道:“關于門票方面,有兩種途徑,第一種是貴賓,屆時我們會邀請一些大臣、功勛去參加,而普通門票,馬賽已經分給馬賽區的那些商人,我手中現在是一張票都沒有,牙行倒是有些票,但是也會送給那些老主顧。”

    話音未落,這些公子哥便都奪門而出。

    沒票?

    沒票你嘰歪個什么,真是浪費大家的時間。

    對于郭淡而言,票能賣多少錢,如果想要利益最大化,就必須把票給予那些牙行投資得酒樓,店鋪,以此來帶動他們的買賣,他們生意火爆,牙行的利益就是源源不斷的。

    郭淡笑著搖搖頭,這回過身去,發現寇守信站在后面瞅著他,嚇得一跳,道:“岳父大人。”

    寇守信眼巴巴的問道:“賢婿,你方才說得都是真的嗎?牙行的票都是要送給那些老主顧?”

    “是的!”

    郭淡點點頭,又問道:“岳父大人有其它用處嗎?”

    寇守信挺不好意思的說道:“是這樣的,老朽也想去看,上回冊封大典,老朽就因為身體不適,給錯過了,這回老朽也想去瞻仰瞻仰龍顏。”

    郭淡笑道:“小婿還當是什么事,原來就這事,岳父大人還請放心,到時小婿讓您就站在陛下邊上,近距離瞻仰龍顏。”

    “你...你說得可是真的?”寇守信又開始哆嗦了起來。

    郭淡點點頭道:“這又不是什么難事。”

    ......

    就在今日,金玉樓、醉霄樓,這些與郭淡有著密切關系得酒樓,紛紛都被擠爆,就連秦莊的綢緞鋪都被擠得水泄不通。

    是說盡各種好話,只求一票。

    要知道前些天,這些商人還對馬賽的開幕感到非常擔憂,畢竟馬賽的熱度已經下降不少,但是他們萬萬沒有想到,郭淡會祭出這么一個大招來。

    這令他們都有些措手不及。

    他們腦子里面想得已經不再是錢的問題,而是光宗耀祖,他們紛紛拉上兒子、孫子去祠堂祭拜祖先,告訴祖先,我們馬上就可以見到皇帝了。

    當然,這榮耀的背后,也帶來了許多壓力,他們也都是第一時間趕去賽馬區,親自指導工作,甚至于臨時做出一些安排,萬一皇帝要光臨他們的店,這絕對可以吹十輩子啊!

    故此不管皇帝來不來,必須得留下一個至尊之位。

    .....

    而與此同時,五條槍也展開一波非常強勢宣傳。

    推出馬賽區專屬的畫冊,上面畫著已經建好得馬賽區,并且仔細的介紹其中每一家店鋪,包括店鋪后面的主人。

    剛剛從開封府回來的周豐和曹達等人,發現自己竟然上了畫冊,頓時覺得賺不賺錢都無所謂了。

    同時新一期馬報也終于上市。

    那些店鋪的商人都還沒有將馬報放到架子上,就已經被人哄搶一空。

    上面寫著馬賽區開幕儀式的具體流程。

    馬賽區將會在本月二十八正式啟動,但是馬賽比賽,是在下個月初一,意思很明顯,就是希望大家能夠先去那里玩上幾日,等到第三日再觀看馬賽。

    畫冊和馬報出來之后,幾乎整個京城都在談論馬賽。

    這火爆的程度,遠遠勝過當初馬賽第一次開賽,有圣光的加持,就是不一樣。

    東閣。

    此時,東閣是一片忙碌,申時行他們指揮著那些小吏,將一些公文帶上。

    這皇帝一動,他們也得跟著動,內閣也得移駕皇家馬場去辦公。

    “唉...不瞞各位,我家夫人實在是不習慣出門,都不太想去。”

    王錫爵嘆了口氣,又瞟了眼申時行,道:“首輔,可不可以不帶家眷去?”

    申時行苦笑道:“還是帶上吧!這陛下都已經下令,讓我們都帶上家眷,要是不帶可不太好。”

    許國哼道:“陛下分明就是想讓我們去捧場,那邊郭淡才剛剛宣布,將會提供女眷觀賽的場所,這邊陛下就讓我們都帶上家眷,以前可從未提過。”

    “以前陛下也不出宮。”余有丁道。

    王家屏道:“說起來,這好像還是我們第一回跟隨陛下外出辦公,前幾年陛下去陵墓視察時,也沒有讓我們跟著去,而是安排潞王在朝中主持朝政。”

    王錫爵道:“陛下可不是讓我們去辦公的。”

    申時行微微看了眼王錫爵,道:“行了,行了,別說了,快些做事吧。”

    ......

    英國公府。

    “賢兒,聽說這回你又報名參賽了?”

    張元功向自己的長孫張嘉賢問道。

    “回爺爺得話,是的,孫兒這回一定要一雪前恥。”張嘉賢目光堅定道。

    “有志氣,不愧是我英國公的孫子,咱們輸誰也不能誰給那老徐家,那老徐家就一根獨苗,咱們都贏不了,那咱們老張家還抬得起頭嗎。而且這回陛下也會去觀賽,你可得認真準備,咱們要陛下面前堂堂正正贏他一回。”張元功叮囑道。

    上回張嘉賢本是最大熱門,結果卻輸給徐繼榮,制造出十萬兩的超級大冤案,如今都還被人津津樂道。

    這一年來,他一直都在家臥薪嘗膽,等著就是今日。

    伯爵府。

    “這小子真是好手段,竟然將陛下給請了過去。厲害!真是厲害!”

    徐夢晹是直搖頭,對此是心服口服。

    徐茂道:“老爺!您去不去?”

    徐夢晹道:“那邊牧場都是歸太仆寺管,我能不去嗎。”

    說著,他忽然想起什么似得,道:“對了!榮兒這回會不會參賽?”

    徐茂忙道:“應該會,但是這回小少爺是去參加馬術比賽。”

    徐夢晹眉宇間透著一絲擔憂,過得一會兒,突然道:“你去把他叫來,我要親自問問他。”

    “是。”

    過得一會兒,只見徐繼榮睡眼的來到大堂,還打著哈欠:“啊...爺爺,你找我呀!”

    徐夢晹看著就愁,就這德行,在陛下面前,那不得讓人笑死,問道:“榮兒,那馬賽馬上就要開賽,你這回會不會參賽?”

    徐繼榮頓時精神一振道:“這還用說么,孫兒肯定會參與,聽說這回陛下也會去觀賽,這逼孫兒可是裝定了。哇哈哈!”

    說到后面,他是情不自禁雙手叉腰地仰面大笑起來。

    這家伙神經大條,可是一點還不害怕。

    徐夢晹就更愁了,這小子是一點長進都沒有,永遠長不大,擺擺手道:“你先別笑,爺爺問你,你可有把握拿前三嗎?”

    既然已經參賽,他當然也希望徐繼榮能夠拿個好名次,畢竟他為了徐繼榮,已經丟了十年的臉,如果徐繼榮能夠在皇帝和滿朝文武面前拿個好名次,那什么面子都回來了。

    “前三?”

    徐繼榮聽罷,激動的抓狂起來:“爺爺,你未免也太瞧不起孫兒了,孫兒要拿當然是拿第一。如第二、第三這種丟人的名次,孫兒才不會要,孫兒也從未想過。”

    徐夢晹納悶道:“你何來的信心?”

    “當然是憑我們京城雙愚啊。”

    徐繼榮道:“孫兒與淡淡組成京城雙愚,至今可從未敗過,孫兒當初就跟淡淡約定好了,這活他干,逼我來裝。”

    這話絕對是郭淡說出最后悔的一句話。

    徐夢晹忙問道:“也就是說過郭淡能夠確保你拿第一。”

    “嗯。”

    徐繼榮直點頭。

    徐夢晹當即松了口氣,他不相信徐繼榮,但是他非常相信郭淡。

    他卻不知這只是一個誤會。

    郭淡真的只是說說而已,很多事都是陰差陽錯。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亚慱体育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