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 緣起緣滅

貍子貍 / 著 投票 加入書簽

戀上你看書網 www.bourg-immo.com,最快更新時光小店最新章節!

    第二天醒來,巫小嬋已經躺在溫暖的床上。杜諾走進來在她額頭上摸:“有點兒燙。是我疏忽,不該讓你就那么躺在地上睡過去,怎么樣,頭昏嗎?有沒有不舒服?”巫小嬋坐起身來,確乎是有點兒暈乎乎的,但還不礙事。

    “我沒事兒。”

    “你說的沒事兒怎么能信?一點兒都不懂得愛惜自己。生病就要去醫院,趕快好起來,你自己不在意,平白惹關心你的人擔心……”

    最后就因為一點兒感冒,巫小嬋被杜諾拉到醫院去,排好長時間隊才掛到號,等到買完藥出來,已經是這一天的下午。“去吃飯吧。”巫小嬋坐在副駕駛位上,輕輕搖搖頭,說:“我想回小店。”“好。”

    巫小嬋和杜諾回到時光書店的時候,小店里一派和氣。葉鹿舟坐在椅子上,身上圍一塊白布,讓葉孤舟給他剪頭發。覃汐在一旁緊張地看著,王小皮卻是一副看好戲的表情。來小店里買書的女孩子也湊到葉孤舟旁邊出謀劃策,說這里應該怎樣剪,那里不能剪那么短,要留長一點兒。看得出來葉孤舟有點兒忐忑——小舟雖然能干,巫小嬋卻不知道他還會這個,果然,最后剪完把白布一撤,雖不能說難看,但也好看不到哪兒去。

    葉鹿舟捧著鏡子左看右看,顯然是不太滿意,然而他也不能怪誰,畢竟是他自己死纏著葉孤舟要他幫他剪的,可見哥哥也不是萬能的。覃汐在一旁安慰他:“沒關系,頭發還會長出來的,以后我幫你剪。”他懷疑地看向這個大小姐,最后說:“我還是去理發店吧。”覃汐一氣,跑到聶瑤那兒去幫她做事,不再理會葉鹿舟。

    巫小嬋輕輕說一句:“我上樓去。”也沒有人理她,她便和杜諾一起上樓去。樓上安靜,寂無人聲,只隱約聽得見一樓傳來的說笑聲和外面大街上的車行人喧聲。巫小嬋回過頭來,看著杜諾,說:“我送你一件兒東西吧。”他笑笑:“好啊,說起來……你還沒送過我什么東西呢。”

    巫小嬋走進房間,站在門口向他招手示意他進來。杜諾沒有任何猶疑,一步步向她走去,然而他每走一步,巫小嬋的心就很狠狠地跳一次,她臉上勉強掛著笑容,身體卻止不住地顫抖。杜諾所看不到的是,巫小嬋的腳下踩的是時光小店生冷的青石地板,她的身后是綿延不盡的貨架和燭火——若是有緣人,一定能夠踏進這里,若是有緣人,一定能夠看到這一切,杜諾,你若是有緣人……

    這一扇門的門里門外,是兩個完全不同的世界。

    杜諾輕輕把門掩上,溫柔地捧起巫小嬋的頭:“你說要送給我的東西呢?怎么這么一副讓人心疼的樣子?什么寶貝東西?難道舍不得么?”巫小嬋看著他,很努力地扯出一個笑容,說:“你最經常帶在身上的東西是什么?”杜諾想一想,扯起衣袖:“是這個吧,手表?剛買的……”

    “吶,就是這塊手表,算是我送你的,好不好?”

    杜諾看著她一愣,然后笑出聲來:“真是無賴,好啊,就算是你送我的。”巫小嬋調皮地勾起唇角,看進他帶笑的眼睛里——那京市八月的燦爛的陽光……

    對不起,杜諾,你我——終究無緣……

    杜冬蟬正在看蟲子,想不到在京市的大街上還能看到這樣的蟲子,他無知無畏,就要拿手去捉,結果手還沒碰到蟲子就被一只更大的手捉住——雖然小瑤阿姨很漂亮,手也很好看,但他還是不喜歡她對自己管這管那的,什么話不能說,什么事不能做,簡直比父親管得還寬。

    “杜冬蟬,你膽兒真大啊,什么都敢碰,不嫌惡心啊?”

    杜冬蟬撅起紅潤的小嘴兒,不滿地說:“你們大人就是大驚小怪的,蟲蟲有什么錯?你們干嘛要這樣嫌棄它?”

    “嘖嘖,讀過幾天書的人就是不一樣啊,還會質問大人啦……你爸呢?他什么時候來接你?”

    “我哪里知道?他那么忙……”

    “哎呀……你抱怨什么?你爸忙還抽那么多時間來陪你,還讓你孤舟叔叔和鹿舟叔叔帶你玩兒,你要什么他給你什么,你是這天底下最幸福的小孩兒好不好?”

    杜冬蟬被小瑤阿姨拉著往小店里走,心想,我還是最喜歡跟小汐阿姨一起玩兒,她從來不會不準我做這做那的。哼哼,你們這些自以為是的大人——溫柔的小林老師布置的作業是寫“我最喜歡的人”,我寫的就是小汐阿姨,你們知道后一定會很失望吧,然后就會反思為什么我沒有寫你們,畢竟,杜冬蟬是這天底下最可愛的小孩兒,那個姐姐就是這么說的……

    杜冬蟬回過頭,看向街的拐角處,他似乎看到一抹人影,一晃眼卻什么都不見——那個姐姐還在那里嗎?是風吹動的影子嗎?還是其他的什么呢?

    杜諾剛剛下班,就趕來接杜冬蟬,去時光書店這段路他一般都是步行,這里面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情懷,他無法確知。已經能夠看到時光書店前面人行道上的燈光,他不自覺地加快腳步,然而就在這時,他眼角不經意地一瞟,陰影里似乎有個人。他唯恐什么人會對蟬兒不利,有可能是商業上的競爭對手,也有可能是其他亂七八糟的人,看來還是有必要給蟬兒雇個靠得住的保鏢啊……

    杜諾這樣想著,陰影里的人察覺到自己已經被發現,慢慢從黑暗里走出來。看清這個人的全貌,他稍微松口氣,只是一個女孩子啊。她走到路燈下,站在燈桿旁邊,似靠未靠,扎發的藍絲帶溫順地搭在胸前。

    “那個小孩子很可愛呢……”

    杜諾笑笑,心里有些自豪:“很多人都這樣說。”

    女孩子笑笑,整個身體都微微顫動,藍絲帶便跟著她的身體一起顫動,在昏黃的路燈下被染上溫暖的顏色。

    “我能不能問一下現在是什么時間?”她說,“我沒有戴手表的習慣。”

    現在的女孩子不都有手機的么?杜諾心里這樣想著,卻還是拉開袖子看看手表——這塊表還是他上大學的時候買的呢,這么多年過去,也懶得再換。“八點……嗯……”他借著路燈的燈光看表盤上的分針,“四十八分。”

    “八點四十八分……謝謝你……”

    “不用客氣,這只是件小事。”

    女孩子繼續笑著,說:“我是想說謝謝你的手表。”

    聽到這話,他一愣,隨即友好地笑出聲來,沒有說話。他總不能替他的手表說“不用謝”吧。

    “那……再見……”

    “啊,再見。”這樣說完,他轉身繼續向時光書店走去,心里想著,蟬兒是會生氣的吧,這么晚來接他……

    他沒有再轉身,自然看不到女孩兒一直站在路燈下看他,一直看到他走進小店,眼神悠遠而沉靜。良久,她走向離她最近的一個商店,拉開商店的門。

    巫小嬋掩上時光小店的雕花大木門,一直走到柜臺前為自己倒一杯茶,輕輕抿一口。小店里燭火依舊,靜默如初——這世間什么都會變,只有這里,全然是“死”的“恒久”。她舔舔嘴唇,茶水順著喉嚨流進身體里,很舒服。

    她想再倒一杯喝,就在這時,“吱呀”的古舊聲音突然響起,時光小店的門被人推開。她回過頭來,對來訪的客人揚起一個明媚的笑容。

    “客人,你想要什么?時光里應有盡有……”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亚慱体育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