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要說出來(下)

黑心蘋果 / 著 投票 加入書簽

戀上你看書網 www.bourg-immo.com,最快更新爺,欠調教最新章節!

    ——要結婚了。

    嗤——

    砰!

    深藍色的跑車狠狠的撞上路邊的百年大樹,發出一聲巨響,在漆黑寧靜的郊外顯得更加的震耳欲聾。

    車頭冒出白煙,炙焰雨炫麗腦袋靠在方向盤上,哪里軟軟的空氣護墊并沒有讓他受傷,卻讓他冷靜了一些。

    車門緩緩的推開,炙焰雨炫麗淡淡的瞟了眼出現一個凹形的車頭,然后看向馬路中間,一雙濕漉漉的眼睛顯得可憐巴巴的,導致了這一場車禍的灰色小狗拖著一條受傷的后腿似乎想往他這邊爬又似乎是想逃跑,嘴里發出嗚咽的聲音,黑溜溜的雙眼仿佛更加的濕潤和可憐了起來。

    炙焰雨炫麗站在原地,忽的嗤笑出聲,真是的,什么時候,炙焰雨炫麗這樣曾經為了一個不存在的地方可以算計和毀滅一個大家族的男人竟然會為了一只小狗差點丟了自己的命?

    銀紅色的發在風中舞動,炙焰雨炫麗好一會兒才邁動修長的雙腿朝路中間走了過去,輕輕的抱起小狗,仿佛是察覺到了他的善意,小家伙也不怕,伸著小舌頭討好似的舔著他的手,灰色的小腦袋上小耳朵動了動,顯得有些可愛俏皮。

    這小家伙很小,炙焰雨炫麗一只手就能把它捧住,興許是它的舌頭很溫柔,興許是這微冷的夜幕下他一個人有點寂寞,炙焰雨炫麗眼眸不由得柔和了些,抱著小狗就沿著路慢慢的走動了起來。

    他記得藍影很喜歡動物,她養了三只寵物,一只羅生若家的狼種狗大毛,一只瑰夜爵的雪雕二毛,一只雜草三毛。在路邊遇到流浪狗她也會蹲下身寵愛的給它們食物,撫摸它們,她的潔癖仿佛對于它們根本不存在。因為她是獸主吶。

    即使是這么一只小狗狗,也是她所管轄的一條生命呢。

    “我們都一樣,是她的仆人。”在快餐店買了點肉食,炙焰雨炫麗帶著小狗坐在沒有人的角落里,一邊用叉子叉著喂它,一邊意味不明的道,深色的藍眸有些黯淡,骨節分明的手仿佛更加的蒼白了起來。

    小狗很有靈性的舔了舔他的手指,然后又繼續低頭吃肉。

    “她要結婚了,她會很幸福......可是,我很傷心吶。”炙焰雨炫麗眉頭皺了起來,第一次直言他的難過,卻是對著一只什么都不懂的小狗狗,銀紅色的發仿佛隨著他黯淡了下來,美麗的面容也更加的蒼白了起來。

    他不開心,他一點兒都不開心,他做不到那種所謂的只要她幸福他就快樂的豁達,他是炙焰雨炫麗,炙焰雨家族的人,從來都是偏執而自私的。

    可是......

    藍影總是讓他變得不像自己,他的驕傲,他的傲氣,他的一切,仿佛都變得一文不值了起來,她拒絕了他這個仆人,拒絕與他心意相通,拒絕分享他的記憶,拒絕掌握他的生命,這曾經是他在未契約之前所期望的,可是如今,他卻如此渴望藍影把他帶走,帶進她的世界,即使為奴為婢。

    他炙焰雨炫麗因為藍影變得卑賤了起來了呢。

    一杯伏特加下肚,空空的胃部立刻燒了起來,疼痛卻又麻痹了他的思想,他迷迷糊糊的以為自己終于把藍影趕出腦海了,傻傻的笑,然后又傻傻的繼續喝著。

    四周的男男女女早就對這個躲在角落里的美人垂涎不已了,銀紅色的發,獨特的獨眼罩,精致的面容,精致的鎖骨,白皙的肌膚,怎么看都極度的誘人,讓他們心癢不已,只等美人醉倒,他們再看誰能抱的美人歸。

    不過,事情顯然沒那么容易,炙焰雨炫麗身為炙焰雨家族的家主,瑞比斯公國的總爵,車子一出事信號便已經傳回了炙焰雨家族,三級警戒啟動,炙焰雨茉莉那個兄控便急急忙忙的離開帕西西里島上了布迪斯。

    “你們在干什么?”炙焰雨茉莉一進這家小酒吧,就看到一群人圍著自家哥哥,臉色一冷,喝斥出聲。那聲氣勢十足,霸氣側漏,頓時叫酒吧里的人心驚肉跳了一下,看炙焰雨茉莉那一身就知道這不是個好惹的貨,更何況酒吧老板在看到停在門口的車上的標志時,立刻就嚇得屁滾尿流的跑出來迎接,那戰戰兢兢的模樣,也足夠讓在場有點腦子的知道該壓下色心了。

    再看那美人,本就一看就是極其富貴的大少爺。

    見人群散開,炙焰雨茉莉冷著一張臉上前,看到自家哥哥趴在桌上一副不省人事的樣子,桌上幾個空酒瓶凌亂的滾動,一只小狗蹲在桌上小爪子不斷的撥弄他銀紅色的發。

    炙焰雨茉莉眉頭皺了皺,她從來沒有見過自家哥哥這樣狼狽悲傷的一面,他孤寂的仿佛這個世界上只剩下他一個人那般,她炙焰雨茉莉不是傻子,從世界法庭回來后,炙焰雨炫麗就一直心情不是很穩定,甚至在安排她學習各種以前未學習過的東西,炙焰雨炫麗很明確的跟她表達過要她繼承炙焰雨家族和瑞比斯公國總爵的位置的想法。

    是因為那個叫藍影的女人?

    炙焰雨茉莉眉頭皺了皺,她并不喜歡那個女人,從第一面開始她就不喜歡,因為那個女人自由的太過可怕,自由本身是讓人向往的東西,但是太過自由了,卻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

    人如果沒有束縛,那么就會大亂,人如果沒有羈絆,就永遠停不下腳步。

    那個女人身邊圍繞著很多優秀的男人,這讓她有點嫉妒,但是更多的卻是一種警戒和不喜,這個女人自由的仿佛一道風,沒有人能夠禁錮的了她,所以她美得極致,美得吸引人,美得如同妖精一般的誘惑世人,人總是對得不到的東西無限向往和眷戀,而那個女人恰恰就能讓所有人產生這種感覺。

    即使她身邊似乎已經有了能夠束縛她的男人,可偏偏,她在他們身上看到了一種放縱,一種要把她寵壞的放縱,于是,那個女人似乎還是自由的,自由的仿佛隨時都要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她親愛的哥哥愛上了那個自由的可怕的女人,她想阻止,卻悲哀的發現事情已經在她未曾察覺的時候泛濫到一種怎么樣力挽狂瀾不了的地步。

    所以哥哥出車禍,在這里喝得爛醉如泥,完全在意料之中,否則她也不會要人悄悄的把他的車的自動防衛系統做的更加徹底,安上了跟蹤系統。

    “哥,我們回家了。”炙焰雨茉莉輕聲道,然后扶著不省人事的炙焰雨炫麗起來,全身的重量都壓在一個女孩子身上,自然叫炙焰雨茉莉有些吃力,后面的保鏢連忙上前幫忙攙扶,另外一個抱起巴巴的朝炙焰雨炫麗叫的小狗跟了上去。

    炙焰雨炫麗不太能喝酒,但是酒品卻極好,喝醉了不吐不鬧跟個乖寶寶似的極其聽話,然而這一次卻叫人有些無語加無奈。

    炙焰雨茉莉有些頭疼的看著扒著車門不進去的哥哥,小心的看看四周,但愿沒有什么八卦記者偷拍,要不然明天炙焰雨炫麗肯定得上頭條。

    “哥,我們回家了......”

    “家?......我沒有家......”炙焰雨炫麗蹲下身,一只手抓著車門,一邊把腦袋埋進雙膝之間,像個極度缺乏安全感的孩子。

    他沒有家,家這個字何其的溫暖,可是他沒有,沒有這么溫暖的地方......唯一讓他感到溫暖的,渴望融入的,卻不要他,他沒有家,他一點兒都不想回到帕西西里,那個一天只有五分之一時間停留在海面上的島嶼,那個充滿黑暗的地方,那個冰冷的牢籠......

    “哥......”炙焰雨茉莉眼眶驟然一紅,只覺得心臟一瞬間抽緊疼痛了起來,她一直都知道的,從小她就看著自家哥哥被當做繼承人來培養,就仿佛關在水晶做的籠子里的金絲鳥,他只有接受,不能拒絕,她隔著玻璃板看著他,他在笑,她卻看到他的眼睛在哭泣,所以她才這么愛他,愛她心愛的哥哥。

    “哥......要不然,我......我帶你去找藍影,好不好?”炙焰雨茉莉蹲在他身邊,輕輕在他耳邊道,眉頭緊緊的皺著,她一點兒都不喜歡自家哥哥又和藍影扯上關系,那個女人下個興趣就要結婚了,哥哥越靠近她就淪陷得越深到時候就越痛苦,可是現在......不知道為什么,她有種任由炙焰雨炫麗待在這里,他會如同花朵一般枯萎掉的死去的感覺。

    炙焰雨炫麗,他應該如同他的名字一樣,位于頂端,叫人可望不可即的閃耀存在啊。

    “藍影......她不要我,我不要......”他輕輕的搖頭,銀紅色的卷發輕晃,擋住他的面容,平靜的有點可怕。

    結果炙焰雨炫麗還是不上車,像個鬧別扭的孩子一樣蹲在這里,入秋的夜風越來越涼了些,喝醉酒的炙焰雨炫麗身體抵抗力會急劇下降,連續幾個噴嚏下來,那額頭就滾燙了起來,急得炙焰雨茉莉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從炙焰雨炫麗口袋里掏出手機,就給藍影打了個電話。

    藍影正在大廳看她家的坑死人不償命的涼禮皇后娘娘教訓她家的霸氣鐵骨錚錚傲氣凜然的左翼大爺,左手邊一只抱著她胳膊時不時蹭她胸部,正在發情的沒節操的鳥,右手邊是不吃棒棒糖會死星人的人形春藥......大家一起圍觀中。

    事實上,如果被教訓的人不是自己的話,圍觀皇后娘娘的訓話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

    莫洛左翼很大爺的交疊著雙腿,一派的優雅高傲,涼禮坐在他對面,面無表情死寂死寂的盯著他。

    “你私自帶影出去吃不干凈的東西,影肚子會疼,我會心疼。”直線式的聲線緩緩的響起,毫無波瀾起伏。

    “六星級的餐廳,怎么會不干凈?”莫洛左翼到現在都沒能理解這男人的思考方式,他剛剛融入這個家庭,不像曲眷熾他們知道涼禮繞來繞去最后的結果都是要你坑爹的交出銀行卡。

    “你還有錢帶藍影去六星級的餐廳吃飯,也就是說,你除了那三張銀行卡之外,還有其它的卡。”

    “當然。”身為莫洛家族的家主,他也是有自己的小金庫的,區區幾個億,他根本不放在眼里。

    一只手果不其然的伸到了他面前,涼禮涼涼的目光透著一種如狼似虎般的暗芒,“交出來。”

    “......憑什么?”

    “孝敬我。”

    “為毛?”

    “因為你私自帶影出門導致阿恒和阿熾把飯菜煮多了浪費,五百萬。”

    “我記得多出來的還有大毛二毛他們可以吃。”

    “正是因為如此,所以大毛二毛食物中毒了,醫藥費再加上我的油費和時間費,一千萬。”

    “......那不是曲眷熾和單姜恒的責任嗎?”食物中毒了也怪他?

    “是啊,所以我把他們教訓了一頓,身為一家之主的我每天要忙的事情很多,要操心未來孩子的尿布奶粉幼兒園小學中學大學還有娶妻嫁人的事,我還要管教你們,難道不該孝敬慰勞我嗎?快點,把卡交出來,要不然晚上不準跟影一起睡覺。”一段話,仿佛背誦一般的直線無波,配著那種面無表情的精致帥氣的面癱臉,怎么看都有種可愛的萌感。

    藍影愛極了涼禮這幅獨一無二的模樣,可愛的叫她好像蹂躪。

    莫洛左翼突然覺得有點蛋疼......這男人太坑爹了,他木然的把一張白金卡從錢夾里掏出來給他,其它男人立刻一副咱終于是同伴了可以同病相憐了的欣慰表情,他們都不知道被坑多少回了,都學著曲眷熾那貨偷偷藏私房錢了魂淡!

    “噗......”藍影沒忍住,笑了出來,太可愛了,雖然感覺被涼禮坑的男人們好可憐,但是涼禮坑人的模樣真的好可愛有木有!特別是他為了坑人時各種歪理都能掰出來的那面癱著臉顯得一本正經的樣子,指鹿為馬這種事情他都能做得理所當然,萌死個人了!

    藍影無論什么時候都是那樣的叫人著迷,特別的露出精致的貝齒的那種不是微笑的笑時,兩眼彎起,如同彎月一般泛著盈盈的水意,澄澈又美麗,每一次見到都叫他們心癢難耐的想要把她小小的纖細的身子摟入懷中,親吻寵溺。

    藍影對于他們每一個人來說,都是無法抵抗的春藥,往往一顰一笑只見,都會如同星星之火般,瞬間燎原。

    于是,理所當然的,沒有節操的宮飛鳥自然撲了上去,小飛鳥早就硬邦邦了。

    “等等......”

    “鈴鈴鈴......”手機鈴聲一下子打斷了火熱起來的氣氛,藍影一把掐住小飛鳥,叫宮飛鳥不得不憋住求饒,乖乖的把放在桌上的手機給藍影遞上,然后委屈兮兮的蹲在一邊,其他人早就對這只沒節操的鳥表示理解萬歲了。

    “哈嘍?”藍影柔和的嗓音響起,那邊的人頓了頓,然后出聲,藍影聞言臉上的笑容不變,眸中的笑意卻微微的斂了起來,“好,我知道了。”

    “怎么了?”端木惑湊過去,小爪子偷吃白嫩嫩的豆腐。

    藍影微笑的看著他,顯得無比的純良,純良到透著一股壞壞的邪惡,“有個家伙需要調教一下。”

    端木惑全身一抖,連忙縮到紀傾然身后,紀傾然好脾氣的笑笑,他趕腳自己好像成了宮飛鳥和端木惑這兩個家伙的碉堡了,因為紀傾然是唯一一個不會因為他們太沒有節操而欺負他們的男銀。

    當然,如果他們知道這只看起來很白兔的男人好幾次在他們侍寢的夜里給他們惡作劇般的下點巴豆瀉藥神馬的,估計會崩潰大哀,世界再無凈土了啊魂淡!

    “是炙焰雨炫麗嗎?”莫洛左翼低沉磁性的嗓音緩緩的響起,頓時叫所有人的目光都朝藍影瞪了過去。

    “是喲。”藍影點點頭,站起身走進客廳的廁所洗了洗手,走出來就看到一群男人那若有若無有點幽怨的目光,眨眨眼,“怎么了?”

    “這是最后一朵了吧!”

    “正好湊成整數了。”

    “十全十美了。”

    哀怨的聲音一句接一句,藍影有些無奈,“胡說什么東西呢,我出去了哦,對了,記得把客房整理一間出來哦。”

    這句話是對涼禮說的,家里的事情都是他負責的,雖然只是動動嘴皮子,然后壓榨其他人,當初他們就說好了,這個家是屬于他們的,除了誰也解決不了的事情外,其他事情都要他們自己動手解決,雖然累了點,不過倒是各個都挺甘之如飴的。

    “我送你過去吧。”顧譯軒站起身。

    “不用。”藍影隨手抓過桌上的車鑰匙,他們家的車鑰匙都是統一的一模一樣,一個鑰匙可以開一整個車庫里的車。

    藍影趕到酒吧的時候,炙焰雨茉莉正在手忙腳亂的拉不知道要到哪里去的炙焰雨炫麗,他的身子滾燙滾燙的,兩頰帶著不正常的紅,靠近他便可以感覺到熱氣滾滾的。

    藍影車子停在兩人身邊,窗子下滑,似乎顯得饒有興趣的看著炙焰雨炫麗有失形象的發酒瘋,看得炙焰雨茉莉幾乎吐血。

    “你倒是下來幫幫忙啊!”

    藍影只是挑了挑眉稍,對于炙焰雨茉莉這個兄控竟然會打電話給她,其實她還是蠻驚訝的。

    看出炙焰雨炫麗發燒了,她也沒有太沒人性的繼續看戲,只是也沒有多有人性,她只是打開后座車門,然后出聲,“坐上來。”

    仿佛一個魔咒,原本迷迷糊糊掙扎著還不知道要走到哪里去的炙焰雨炫麗忽的腳步停了下來,乖乖的應了聲,“哦。”然后爬進了藍影的車里。

    炙焰雨茉莉瞪大雙眼,搞沒搞錯?特么老娘在這里伺候這么久她家老哥鳥都不鳥她一下,藍影一來,就說三個字就這么聽話爬上去!我勒你個XXX!不公平!偏心!

    藍影笑瞇瞇的看著她,“我走了。”

    “快滾!”看著礙眼!炙焰雨茉莉氣得血氣翻涌,她有種很坑爹不爽的預感,她風華絕代把玩天下的老哥該不會是老婆奴吧?!要不然怎么這么聽話?!

    紅色的跑車在路中平穩的進行著,躺在車后座的男人卻又爬了起來,仿佛在用鼻子尋找什么似的湊到了藍影身邊,深藍色的眼眸迷蒙,“藍影......”

    “嗯?”藍影微微的側頭,炙焰雨炫麗的的氣息噴灑在她后頸上,有點癢癢的。

    “藍影......”

    “嗯?”

    “藍影......”

    “......”他像想要確定什么的孩子,一遍一遍,不厭其煩的喊著藍影的名字,嗓音越來越低,顯得悲涼而孤寂。

    “藍影......影......影......”他想叫這個名字很久了,像她的男人們那樣,親密無間的喊她影,只是一個字和兩個字的差別,可是卻叫他如此的渴望,他想跟他親近一點,卻總是仿佛有什么在阻擋著他一般,叫他無法越過雷池半步。

    “......你要結婚了......”

    “是呢。”藍影勾著嘴角,即使只是炙焰雨炫麗醉醺醺腦袋發燒的話,她也淡淡的應道。

    “可是......我......我......”

    “愛你......”那聲音帶著破碎的顫音,脆弱而無助,帶著如同浮萍般漂泊不定的蒼涼。

    藍影嘴角笑容仿佛深了一些,“啊,我知道喲。”只是等你自己說出來很久了吶。

    藍影就是這樣的人吶,除了她的男人和璃兒,她是不會主動給予任何人任何東西的,即使你愛得再深沉,不自己說出來去爭取的話,藍影也只會視若無睹吶,因為她不是圣人哦。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亚慱体育APP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